红杉沈南鹏:计算人生,一切皆可推演

 新闻资讯     |      2019-11-02 23:12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V商业(ID:V-VIEWS),作者:大V商业

沈南鹏,连续两次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选为“全球最佳创投人”,其管理下的红杉中国,投出了包括阿里、京东、滴滴、美团点评、今日头条、360、大疆等中国顶级企业,尤其是当前的小巨头TMD,红杉更是及时布局。此外,他本人还是携程网和如家的创始人。

从中国互联网领域最顶级的创业者之一,到最顶级投资人的No.1,相比于令人津津乐道的投资成绩,沈南鹏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以及其在各个阶段对投资、行业、人生规划的思考,对我们都有很强的参考意义。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他将创业、投资甚至是人生中的不确定变为确定。这和沈南鹏十多年的数学学习有关,在他的字典里,无论是企业管理还是风险投资,甚至是包括人生,一切皆可计算、推演。

三次转身

从数学天才到投资大佬

理解沈南鹏,还是要从他的三次转身说起。在每一阶段从事的行业里,“数学”都成了不可忽略的因素。

数学天才,是沈南鹏人生的第一个注脚。

当马化腾介绍起天才沈南鹏,还会拿出他曾获得奥数金牌的故事。沈南鹏很小的时候,就曾独揽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美国中学生数学竞赛海外赛区的榜首。此后一直到攻读博士,数学家都是沈南鹏的梦想。

在哥大读博士的第二年,他突然决定,从哥大退学,转读耶鲁商学院MBA。

沈南鹏的理由是,发现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天才,他对好朋友余华说,“中国人在很多时候,把熟练当成了天才”,自己并不是能真正醉心于纯理论的数学研究,而是希望能找到将数学在社会、经济的应用上。

但是数学,或者说是数学思维,在沈南鹏心中扎下了根,在此后近30年的职业生涯中,成为了他影子般的存在。

23岁MBA毕业,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新人,在找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时遇到了麻烦——没有一家华尔街银行雇佣他。

直到花旗银行的一次面试,给了曾经的数学天才沈南鹏一个机会。

这位曾经做过斯坦福统计学教授的主面试官,出了一道难倒无数应聘者的题:

“一家赌博公司计划在当季的NBA的每场比赛中下注猜赢家,猜中了赌本翻一倍,猜错了血本无归,如果赌博公司要求你在总决赛时仍留有1000美元的赌本,当季的首轮比赛应该下注多少?”

数学能力给沈南鹏带来了第一次真正职业上的帮助,10分钟后他就给出了正确答案。多年后他依然很感谢这位教授,他们之间相同的学历背景和思维逻辑,让沈南鹏相信,自己也能够在这个陌生的行业里沿着他的路走出来,做出和他一样的成绩。

花旗、雷曼兄弟……沈南鹏在和老友梁建章、季琦创办携程前,一直坐到了德意志银行最年轻董事的位子。

在创业的过程中,沈南鹏同样受益于自己的数学能力、对数据的敏感。

只用了4年,携程就上市了,而如家更短,只用了不到3年。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沈南鹏第二次如家的创业,和携程这种互联网模式的快速发展相比,线下酒店是一种琐碎的苦差事。尤其是,当时国内对酒店的认可是星级,这种没有漂亮的大堂,豪华的浴缸的快捷酒店能行吗?

时隔3年在纳斯达克第二次敲钟后,沈南鹏终于可以自信地说,如家就是携程的一个很自然的延伸。“当时我们进行了严格的市场调查,对于酒店模式、市场需求、价位等等已经有了清晰的认识”,如果不是做了携程,就不会了解到商务出行市场的崛起,这种机会是很难看到的。

从做投行到创业,沈南鹏相信的是数字,只有数字才能真正反馈出真实的需求。带着这一理念,沈南鹏在投资领域,建立起了一个投资帝国。

一切皆可推演

数字比运气重要

和“投资就是投人”“一个好的案子顶别人一生”的投资理念不尽相同,红杉善于押赛道。陆续投了京东、聚美优品、乐蜂网、美丽说等电商企业后,唯品会沈亚评价沈南鹏,“通过在电商的布局,已把整条赛道都买了。”

其实在沈南鹏加入红杉中国之前,以个人名义做过一些投资,但结果不尽人意,大多无疾而终,沈南鹏也进行过反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投资办法,难言章法,更难形成核心力量。”

红杉之所以能在项目很早期就进入,这来自于后来沈南鹏建立起的产业地图。沈南鹏把整个行业可能涉及的各个环节全部摸透,包括涉及的公司、联动关系、发展状况。

当行业的一些关键因素发生改变,或者有一些零星的创意,这个产业的发展现状会如何,下一个风口有可能波及到哪个环节、哪些公司,按图索骥,沈南鹏都可以根据图谱进行分析推演。只要看得足够多,就可以看到一些趋势,剩下的就是出手快。

一个传言是,沈南鹏擅于通过模型得出判断,不管多复杂,他总能在10分钟内就总结出企业的商业模式,与一般人从A到B的推理不同,他似乎能在短时间内完成从A到Z的推演。这是学数学出身的沈南鹏最大的优势。

投资人常常被冠以投机者的帽子,很多人认为投资有投机的成分在里面。沈南鹏不以为然,“我是个机会主义者,但我不是投机意义上的机会主义者。我只是每一个机会来的时候,我都会抓住它。

大众点评是一个经典的例子。周鸿祎曾经想过做一个产品,将网上所有的餐馆聚合起来,做个搜索推荐,加上点评团购功能,再整点优惠券。只是周鸿祎发现,干成这事要一家家餐馆谈合作,投入的线下精力太多,只好作罢。

但沈南鹏听后很感兴趣,并顺着这个思路找,发现了“大众点评”。

红杉的同事评价沈南鹏,“会因为不准确、不靠谱而生气。”对项目更准确的评判,是沈南鹏的追求;赌,是沈南鹏最厌恶的,赌博不会带来乐趣,一场展览才会。

对风险的厌恶,也表现在沈南鹏的娱乐生活上。他就不是那么着迷于超级富豪们喜爱的游艇,理由是“因为我发现小的游艇晃得厉害,相对来说,我更喜欢高尔夫和爬山,海上的东西还不如在陆地上来的扎实。”

“运气不掌握在你手里,但你可以通过学习和工作让判断更准确,包括量化数字的帮助,这才是掌握在你手里的。”

过于依赖数据表现,也让沈南鹏miss了很多优秀的案子,或者说本可以更早期进入的案子。关于如何“看人”,他也向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请教过,如何才能在更早期发现好的项目。在今日头条的案子上,由于判断失误早期的时候错失掉,沈南鹏其实还是有点遗憾的。

张一鸣早期的时候就曾经找过红杉,但是被拒了。

事后的总结是,沈南鹏认为当时对头条的判断不够精准,当时行业巨头在做相同的事,头条也没有足够漂亮的数据供参考。另外一个因素,他认为红杉没有足够多的人参与到评判中。沈南鹏给了一个很统计学的解释“有更多的人参加,可能会做出一些更加完整的或者更加接近一个精确的决策。”当然,在头条后来的融资中,红杉还是进来了。

京东也同样。由于京东当时的营收有问题,加上与苏宁、国美的竞争非常激烈,沈南鹏觉得一时看不清京东,便放弃了这次投资。和头条一样,到了C轮红杉才进来。

对于红杉投资的企业,沈南鹏显然也更偏爱有相同逻辑的创业者。王兴和张一鸣是红杉投资里典型的喜欢深度思考的,当然也都是理科出身。

沈南鹏认为,在决策面前,他们“承担风险的时候是可以taking calculate risk(计算风险率),是经过一定的计算,有一定的自己的盘算的,但最终在怎么盘算this is risk,尤其是当他们的公司已经到一定规模时,再去做一件新的事情的话,背后隐藏的可能是他们会丢掉原来这个阵地,但是他们依然做了这样的选择。其实,我认为这就是根本上的一个创业者的精神。”

沈南鹏显然是很享受这种感觉的,他的第一份工作是banker,“banker你无法控制结果,但现在我们多数情况下是能影响结果的”。

在携程和如家的创业过程中,沈南鹏感受到了投资人对商业的影响能力,做了红杉之后,他发现可以把这种影响力更好发挥出来。

“如果我当年没投美团,美团会怎样?有人会说你没投,其他人投了,美团依然会成为今天的美团。maybe,maybe no。”

在熟悉的领域打输

将是巨大的错误

如今,红杉的盘子越来越大,沈南鹏却越来越平和。经纬创始合伙人张颖曾经描述沈南鹏状态的变化,“一开始,是数家同行在一起,进行厮杀,很激烈。但后来,我越来越焦虑,他却越来越稳健。”

沈南鹏的秘籍是,发挥连续性和系统性的威力。

在他的字典里,一家投资机构的成功,也可以像一家商业公司一样,存在一些成功的必然性。

在沈南鹏看来,投资两成靠运气,八成靠努力,必须要辅以一套可参考的体系,才能让成功不归功于运气和偶然。“只有极少公司能打破游戏规则,大部分公司是在游戏规则下面成功的”,而红杉需要做的,就是比别人更能用好这个游戏规则。

在被问到如何看SIG(海纳亚洲)的王琼持续在一个创业者身上下注的打法,其在今日头条一单的投资,可能比很多大牌基金所有项目的回报加起来都多时,沈南鹏认为,那是一种小而美,红杉中国想要的是大而美。

红杉不是一个靠判断力比别人好取胜的基金,而是靠整体打法去取胜的基金。如果核心能力没有建立起来,扩张团队在管理上就没有意义。投资能力不是靠个人英雄主义和单个项目的表现,因为没有人可以永远保持认知领先。

行业竞争和团队能力,沈南鹏认为后者比前者重要。“如果还是14年前的红杉,遇上今天激烈的竞争环境恐怕很难维持,好在后面那条曲线赶上来了。”

为了给年轻人足够的空间,红杉坚持建立一套扁平的投资决策机制,沈南鹏主导的项目也可以被其他合伙人否决,另外,给于年轻人足够的授权。

纵观沈南鹏的职业生涯,虽然数次转身,冒险投身到一个新的领域,但是却隐藏这一条线,那就是职业的连续性。

从数学天才到投行,在每天和小数点打交道的行业里,沈南鹏有其过硬的能力做保底;从投行到创业,沈南鹏作为CFO依然是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两家公司上市的成功经验,让他做风险投资的优势更加明显。

看似冒险的背后,有挑战也有连续性,像打怪升级一样。沈南鹏自己也表示,“一个人最幸运的就是职业生涯具有连续性,你前面的工作为后面的铺垫了很好基础。”

“在熟悉的领域里做重复的、擅长的事情,通过举一反三提升准确率。”这是沈南鹏自己在做,也要求红杉的年轻人做的事。

“不管公司生意有多顺,还是要仔细想想犯过的错,即使你不能完全纠正它们,但这个反思的过程是要有的,必须不断重复这件事情。”

如果完全在自己的地盘,自己熟悉的领域打输了,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