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裁撤中国研发中心背后:派系权斗与转型挣扎

 新闻资讯     |      2019-05-10 14:22

前日,甲骨文召开全员大会 , 正式敲定了中国研发中心裁员计划:首批裁员900余人,其中超过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内部员工透露最终的补偿方案是N+6。

整个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CDC)一共1600人左右,这第一刀就裁掉了将近六成。这也进一步证实了此前关于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即将被整个关闭的消息。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CDC将被整个关闭已成为内部共识,第二批裁员或将在7月进行,中国区研发中心的部分业务会被流转到其他地区。接近公司的人士表示,这一消息虽尚未在中国区内部“实锤”公告,但来自美国总部的声音,和中国公司内部的各种“暗示”,都显示出可信度较高。

此外,CDC近期在人员招聘、工作量上均出现异动。2018年底,CDC就关闭了校园和社会两条招聘通道,至今未开启。

A

实际上,这并不是甲骨文第一次大规模在中国区裁员,而本轮大规模裁员也并非仅限于中国研发中心。

早在2017年初,甲骨文中国北京研发中心就曾大面积裁员,被裁职位将转移回美国,当时就有传闻说整个北京研发团队都将被裁撤。

而今年3月,有美国媒体爆出甲骨文大规模裁员,其中墨西哥有50人,新罕布什尔州有50人,印度100人,硅谷至少有100人。

当时的情况是,甲骨文公司副总裁Don Johnson向全体员工发送了一封主题为“架构重组”的邮件,表示公司将会“精简产品及服务,专注投入最优先策略重点,更高效、更快地使甲骨文Gen 2 Cloud早日落地”,几个小时后裁员就开始了。

被裁的员工有的被告知当天即是其在甲骨文的“最后一日”,并且限定半个小时内收拾东西,离开办公大楼。还有的一整个团队的人被集体召进办公室,一起听被解雇的消息。

据Register消息,公司位于红木城及圣克拉拉的两个加州办公场所,共有350名雇员被告知5月可以不用再来上班了。

甲骨文公司在确认裁员的公告中表示:“随着云业务的增长,我们将会平衡资源,对研发队伍进行重组,确保手下员工合适公司发展,为全球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云产品。”

在layoff.com上,有评论猜测整一轮裁员波及人数加起来可能会有几千人。还有评论表示,全世界范围内可能会有两轮以上裁员,总人数大概在2500到5000人左右。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的这波裁员似乎也只是大势所趋。

另据相关报道,有前甲骨文云业务研发者表示,公司内部西雅图及硅谷两派之间存在权力斗争,结果西雅图一派赢了,引发了裁员。

而这一切,都要从老牌数据库大牛甲骨文在转型云服务道路上的阵痛说起。

B

Don Johnson群发的那封电子邮件中说,将来甲骨文的一切工作都将围绕甲骨文Oracle云基础设施(OCI)业务展开。

而此次遭解雇的工程师多与基础版本的OCI,Oracle CloudInfrastructure Classic (OCIC)有关。2016年,甲骨文推出OCI(Oracle Cloud Infrastructure)后,便开始淘汰OCIC。

而OCIC项目的负责人正是2018年第四季度离职的产品研发部门总裁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

据悉,由托马斯·库里安带领的OCIC团队开发人员主要分布于美国硅谷、印度班加罗尔以及中国北京。而新一代OCI则正是由甲骨文在西雅图的研发团队带头负责。

消息人士透露,OCIC团队人员在2018年底就已经获悉部门将面临调整,“在2018年底,相关工作的开展就已经缺乏明确目标,并且从总部传来了许多不确定的人员调整计划。”

当前,云计算的兴起给传统硬件、软件行业带来猛烈的冲击。IBM、微软、戴尔等传统IT厂商早已风光不在,巨头们不得不加大筹码“下注”云计算市场,寻找新的生存与发展的方向。

而甲骨文拥有着全球应用范围最广的数据库作为资本,并没有像谷歌、微软那么快向云转型。尽管拥有OCI,但因其收费高昂等因素,市场反响一直不理想。

据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在2018年8月发布的数据,当时在云计算市场领域,亚马逊市占率为51.8%;微软为13.3%,阿里巴巴占4.6%,谷歌占3.3%。而甲骨文则未能进入市占率前五。亚马逊AWS云服务CEO Andy Jassy曾在公开场合将甲骨文云服务形容为“老数据库”,指其“又贵又不好用”。

此后,甲骨文在去年的OpenWorld大会上,宣布推出第二代Cloud云服务(Gen 2 Cloud),并称第二代云服务更注重“安全性及自动化性”,足以应对愈加频繁及智能的网络攻击。有意思的是,Gen 2 Cloud的研发人员也都主要位于西雅图。

从此次裁员来看,未来甲骨文的业务重心或将会放在OCI及第二代云服务上,这也意味着将来企业内还会有更多的传统部门走向“死亡”。

例如2017年9月,甲骨文裁掉了Solaris和SPARC团队的核心人才,意味着这个产品系列未来只剩下维护,没有研发可言。这就是典型的Oracle“悄悄关停项目”的做法。这也很符合其创始人拉里·埃里森不养闲人的性格。埃里森在业界对员工出了名的“抠门”,全美最佳雇主的荣誉,甲骨文从来没有得到过。

但即便是乔布斯也曾说过:“当上父亲之后,裁员的时候会感到于心不忍。但作为CEO不得不这么做。”

C

裁员事宜有了答案,关于关闭中国研发中心的疑问却依然存在,为什么是中国?

这就要说到国内巨头们近年来的多元化布局。去年开始,国内三大互联网巨头BAT都将云业务的优先级提到了新高度。

从去年开始,腾讯开始谋划转型,游戏收入的占比逐渐下降,不再是腾讯营收的唯一核心来源。

2018年第四季度,腾讯网络游戏收入下降6%至241.99亿元人民币,而其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72%至242.12亿元,其中支付和云业务的收入占比达到29%,其中云服务收入增长至91亿元,涨幅超过100%。2018年第4季度,腾讯云服务的付费客户也同比增长逾一倍。云服务成为了总收入超预期的关键原因之一。

而腾讯也在努力改变外界对其作为“游戏公司”的印象,在业绩发布会上,云业务也成为腾讯高管提及最多的关键词之一。

马化腾直言,这么做的目标并不只是想做简单的云业务,而是为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的大浪潮做积极的准备,迎接中国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中国互联网民已经进入下一阶段,因为整个网民数量红利已经没有太多。互联网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也就是互联网需要更多地与实际的产业结合,以寻找更多的利润突破口,而不仅仅是面向消费者的产品和娱乐模式。

另一方面,阿里云作为三大巨头中最早布局云计算的平台,其业务增长一直保持着高速的曲线,而全面进军物联网也推动了云服务高速增长。五年来,其营收从2014年的10.96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213.6亿元,同比增长91.2%。

阿里云服务承担着阿里To B、To G输出技术与服务的重任,并且逐渐渗透到了金融业、零售业、制造业和城市交通等场景,这也是马化腾希望腾讯云能够做到的。

腾讯在9月宣布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百度升级智能云事业群组,提升“ABC智能云”业务战略,推进产业智能化进程。在BAT的努力下,甲骨文云服务竞争不过是最现实的情况——你平时听到大家用阿里云、腾讯、百度云多,还是甲骨文云多?

就连甲骨文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对手已经不一样了。2018年11月,在2018甲骨文云大会上,甲骨文公司高级副总裁及亚洲区董事总经理李翰璋表示,甲骨文现现在竞争对手跟之前不太一样,以前是IBM、SAP,现在面对的是阿里等不同的云厂商。

此外,中国近年来对数据安全方面的强化,"去IOE"与设备采购国产化、自主研发趋势等等,也让甲骨文中国区业务面临更强的竞争。

去IOE即在自身IT架构中,去掉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代之以自己在开源软件基础上开发的系统,是最先由阿里巴巴提出的概念。

2008年阿里提出去IOE时,很多人觉得是痴人说梦,但经过多年运营,阿里云已经彻底完成了去IOE工作,并且经历了几次双十一的考验。有媒体猜测,这或许是12306选择阿里云的重要原因。

鞭牛士也从公司前员工处获悉,甲骨文一直不看好中国研发,早有计划进行裁撤。

事实上,当BAT不惜代价招揽人才,跨国企业如果无法吸引并留住人才,那么未来很多跨国企业在中国的研发中心都会面临类似问题。

(原标题:甲骨文裁撤中国研发中心背后:派系权斗与转型挣扎)